新闻中心
劳荣枝逃亡20年终于被抓
发布时间:2019/12/4 10:12:0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据劳荣枝当年的学妹陈艳了解,劳荣枝在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只上班了一年左右。李明介绍,劳荣枝当年应该是停薪留职,离开了学校,“她可能觉得当老师工资太低了。”

离开学校一年左右,20岁的劳荣枝认识了比她大10岁的当地男子法子英。据法子英后来向警方交待,大约1994年,他在其朋友的结婚宴会上与劳荣枝相识,“当时她不知道我有家庭了”。法子英曾对自己的辩护律师说,当晚他骑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,这让她感动,起初她并不知道法子英有案底。得知法子英坐过牢,劳荣枝并没有离开,反而对他产生了钦慕“英雄式”的崇拜。

李明透露,据他了解,当年劳荣枝的父母反对她与法子英交往,但无济于事。1996年,劳荣枝和法子英离开了九江。据法子英交待,那一年他与人打了架,便带上劳荣枝到外地逃避。法子英、劳荣枝此后的经历充满了血腥。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,法子英伙同劳荣枝,以勒索财物为目的,在南昌、温州、合肥等地作案,先后杀害7人。

与劳荣枝一家人熟识的张慧介绍,这些年来,关于劳荣枝犯案的各种坊间议论,给劳的家人带来不少困扰和伤害。劳荣枝的母亲租住在职工住宅区一层简陋的红砖屋。据周边居民介绍,近年这位七旬老人常到外面捡废品卖。在劳荣枝父亲去世时,她也没有回来。

位于厦门市思明区筼筜路有一家“真爱·音乐酒吧”,从2016年开始,劳荣枝来到这家酒吧工作。

她曾是厦门这家小酒吧里“喝得最猛”的“客服”,酒水提成也是这里最高的。在这里,与其说没人知道她的真名,不如说无人关心她的真名,酒吧里的人只知道她叫“雪莉”。

酒吧主管小周(化名)与她产生过交集。“她在的时候,我是服务生,她是客服。”小周解释,服务生给客人端酒,客服则是陪客人喝酒、获得酒水提成。酒吧的顾客大多是40来岁的中年男人,灯影之下,化着浓妆的雪莉看起来也就30岁的模样,更受追捧。客人们都和她关系处得好。“她说话嗲嗲的,很好听,讨人喜欢。”小周回忆。

在这里,劳荣枝每月拿到的酒水提成,大概有一万元,属于高收入。雪莉的眼睛会“勾人”,小周形容,她笑起来的时候,“有一点妩媚”。

雪莉养了一条小狗,有时候来酒吧会带着,拴在门外。长期的打扮、保养,让雪莉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不少,但和酒吧里95后、00后的员工比,代沟是显而易见的。小周回忆,雪莉和大家交往不多,“大家跟她都不太熟。”

1999年7月28日,在合肥警方与群众的合力围捕下,法子英被当场擒获,劳荣枝则在其“掩护”下成功逃亡。经查,连同在江西南昌和浙江温州犯下两起类似劫杀案,二人共计杀害7人。当年12月28日,法子英被公开处决。

当年曾担任法子英辩护人的北京中银(合肥)律师事务所律师俞晞告诉记者,在死刑复核期间,法子英曾主动要求会见,得知劳荣枝逃脱的消息后,他露出了“发自内心的微笑”。而此前的庭审中,法子英曾7次为劳荣枝开脱。

俞晞称,在最后一次会面中,法子英还交代了其犯下的其他案件,但因为证据链不完整,即仅有法子英一人供述,且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等种种原因,法院判决未予以认定,“劳荣枝落网后,也许会有新的悬案被发现”。这意味着,殒逝在劳、法二人手中的生命可能不止7条。

 合作联系: cxkf888@163.com